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杀手狂后:腹黑皇帝欺上瘾》杀手狂后 直人 杀手狂后:腹黑皇帝欺上瘾冰山攻

更新时间:2019-08-27 08:37:41

《杀手狂后:腹黑皇帝欺上瘾》杀手狂后 直人 杀手狂后:腹黑皇帝欺上瘾冰山攻 连载中

《杀手狂后:腹黑皇帝欺上瘾》

来源: 作者:夕阳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风若兮,慕尧

《杀手狂后:腹黑皇帝欺上瘾》作者:夕阳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风若兮,慕尧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寥落谷?风若兮脑海里细细思量着这样的三个字,不解的摇了摇头,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三个字,大约是某个组织或是基地的名字。 这些和她并没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寥落谷?风若兮脑海里细细思量着这样的三个字,不解的摇了摇头,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三个字,大约是某个组织或是基地的名字。

这些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,并且她所关系的则是为何他们会出现在这里,与自己为敌。

“本公子与你们素不相识,你们为什么而来?”打眼一看就知道他们是训练有素之人,而不是一群乌合之众。

镇定自若的她并没有表露出半分的慌乱与害怕,反而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气,微微扬起下巴,冰冷漠然。

为首之人不屑的瞥了风若兮一眼,如此弱不经风的模样,哪里需要他们这么多人出手,要不是那个人出手大方,还以为会是什么样危险的人物。

明明一个人就可以解决的事情,真是有够麻烦。

嘲讽道:“有人拿钱买你的命,而我们站在这里,自然是为了钱。”

“就凭你们,还想要本公子的命么?”如同玄冰一般冰冷的眼眸,划过他们每一个人身上,似是想要将他们冻成冰块,风若兮轻蔑的开口,丝毫没有把对手放在眼里。

好在自己这么多年来身经百战,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,和他们过几招还是没有问题的,自己逃脱应该也不是难事。

然而终点则是在于怜珠怎么办,在这么多人面前,就凭自己一个人,原本就有些吃力,再加上怜珠,是一个应该考虑的问题。

忽然,为首之人像是听到了极好听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,笑声颇有几分的诡异与恐怖,“不自量力。”

抬手的手臂弯了一下,示意其他人,瞬间,所有人在向她们靠近,怜珠的恐惧在这一刻表现的越发明显与不知所措。

然而风若兮却赤手空拳的主动冲了出去,近身搏斗对于她而言是有利的,技巧性的将颇有几分大意的他们一个个打倒在地上。

随着那些人接二连三的站起,同时增加了警惕,风若兮感觉到了吃力,紧皱着的眉头没有半分的松懈。

不可思议的怜珠整个人愣在了原地,根本就没有想到风若兮竟然能够与他们抗衡,瞪大眼睛。

专心的对付着自己身边的人,尽可能留出空地来不让他们靠近怜珠,若是被他们抓住,才是最为麻烦的事情,毕竟怜珠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

突然有几具身影毫无征兆的倒下,熟悉的白衣身影悄然无息的出现,快而利索的解决着这些人。

虽然对出现的慕尧颇有几分的疑惑,但是有了帮手,风若兮总算是能够松一口气,没有半分的懈怠。

眼看着形式对他们越来越不利,明明对方只有两个人,为首之人将目光全部聚集在慕尧身上,很是不解,但能够清楚的明白,这个人的厉害程度远远不止眼前,彻底打败他们只是时间问题。

下令命所有人停下打斗后退,颇有几分底气的警告道:“阁下可知道这是在打扰寥落谷办事,不是能够呈英雄的时候。”

很少会有能够和寥落谷作对的人的人,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事实。

波澜不惊的慕尧淡然的看着他,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孤独,好听的声音在暖阳下依旧不减半分的清冷,平静道:“回去告诉梓珏,这个人,是我慕尧护着的,若有什么事,直接来找我。”

一袭白衣,孤傲且清高。

随之则是一片的无声的寂静,他们相互之间的错愕,全然将目光放在了为首之人的身上,等待着他做决定。

敢直呼谷主名字的人,没有几个人。再加上这个人的名字不仅仅只是知道这么简单,简直就是噩梦。

“原来是慕尧公子,失敬,我会如实转达的,告辞。”

犹豫了片刻,为首之人一改自己语气,颇有几分恭敬,而后便带着自己的人迅速的离开了。

经过一场激烈打斗的地方,又恢复到了平静,原地只剩下他们三个人。

“多谢。”风若兮率先微微颔首道,即便是感觉到了事情的复杂,却不是她应该关心的事情。

这个时代太多太多的事情都是自己所不知道的,九重宫阙里面的事情了解起来是简单的,然而之外可就是比较困难的。

大千世界,全然不同。

慕尧颇有几分惊讶的注视着风若兮,淡然的询问道:“可有哪里受伤?”

这时,回过神来的怜珠泪水从眼眶里流落出来,紧紧的靠着风若兮,哽咽道:“主子……”全然无视掉了慕尧的在场。

淡然一笑的风若兮打趣道:“哭什么,又没有什么事,多亏这位公子相救。”

语气里颇有几分的敬意,算是对慕尧的感谢。

懵懵懂懂的怜珠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,颇有几分的笨拙。

在慕尧的坚持下,风若兮默许他送她们下山,理由是担心那些人不死心再来,既然是木莲的朋友,又帮了他们,自然是要确保风若兮的安全,不然都没有办法交代。

适当的保持距离,风若兮明白,萍水相逢之人,只能是萍水相逢,多一点都不能够,不愿惹多余的麻烦来给自己徒增烦恼。

“有劳公子,告辞。”

再度回到了马车之上,心有余悸的怜珠总算是能够放下心来,危险过去,自然是逐渐的安心。

离开了柢山,回到了闹市之区,一处略微隐蔽的地方,风若兮吩咐停下。

“公子又要去做什么?不应该尽快回宫么?”一心想要回宫的怜珠不明所以,连语气都有几分的急切,轻微的摇了摇头,眼眸里满是期盼。

她希望风若兮能够在下一秒改变主意,至少公里能够比这里安全许多。

虽然也会有性命之忧,但至少不会有杀手的围攻。

“难得出来一趟,时辰还早,你不必担忧,本公子并不惧怕,只是有一点你要记得,今日之事不许和任何人提起,否则……”

不等风若兮说完,怜珠如同捣蒜般的点头,同时保证道:“奴婢一定不会透露半个字。”

信誓旦旦。

满意的一笑,风若兮直径下了马车,自知无力阻止的怜珠放弃了准备许多的话语,认命的跟随在后面。

果然街道的热闹与九重宫阙道路的清冷全然不同,相差明显的对比,着实让风若兮心生几分的兴致。

“公子来看看,这些都是精致的发簪,买来送给心上人再合适不过。”中年妇女注意到风若兮时,立即吆喝着,企图能够促成一桩买卖,对于自己而言则是减少负担。

慈祥的笑意在憔悴的容颜上显现,颇有几分的无力。

随意瞥了一眼的风若兮凝顿下了脚步停在摊子前,各式各样的发簪映入她的眼眸,大部分都是木质雕刻的,或是素体,或是镶嵌着珠子与贝壳之类的饰物,又或是又精致的流苏吊坠。

简直是有几分挑花了眼。

此刻的怜珠兴致勃勃的看着它们,眼睛放光,简直是将方才惊心动魄的经历抛诸脑后,所有的心思全然落在这个上。

颇有几分兴奋道:“公子,好漂亮。”

和在九重宫阙里常见的繁琐富贵全然不同,往往简单的物品能够更容易亲近一些,至少怜珠是这样认为的,而且她觉得以自己的身份,这些正好合适。

细细的挑选着。

风若兮不忍打扰怜珠的兴致,况且那个时候明明胆怯与害怕的她,竟然也能够维护自己,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,难以置信。

“这个如何?”

随着询问声,风若兮抬眸看去,那是一支黄杨木发簪,雕刻着一朵镂空的浮云的模样,吊着一串流苏与浅色的玉石珠。

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,如同对待稀世珍宝一般,怜珠的眸光里浮现出几分的爱怜。

“本公子将它赏给你。”淡然的开口道,同时风若兮付钱买下了它,就当做是一种奖赏也未尝不可。

满怀欣喜的道谢,小心妥善的放在盒子里,捧在手上,怜珠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。

风若兮是有几分羡慕怜珠的,这种心情,是自己早就已经没有的了,同样她笃定亦是自己不会再有了。

淡然且清傲。

风若兮望着不同的摊子上的物品,一眼划过,没有半分的停留与眷恋。走在这样的热闹人群之中,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样的气氛与自己完全没有半分的关系。

似是周围形成了一种微凉的保护层,什么也穿不透。

那种孤寂,依旧不减半分。

只是她知晓,自己既然能够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里,就是一种非比寻常的注定。而自己,亦是要闯出不一样的人生。

而这样的人生,不仅仅是她的,也是原宿主的。

那份沉重的心情,正在一点点的释然。

适应总是需要一个理所应当的过程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唇角勾勒起一抹近乎完美的弧度,继续在人群之中穿梭前行。

手里提着好几个包裹的怜珠止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,看到什么样好吃的点心,就豆买下来,带回宫中,可以慢慢的品味。

其中不乏风若兮喜欢的。

她心疼风若兮这是一定的,只是有太多太多的无可奈何与无能为力。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夕阳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风若兮,慕尧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夕阳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杀手狂后:腹黑皇帝欺上瘾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风若兮,慕尧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