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一品毒师》一品毒医 第155章 起死回生术 一品毒师Basher

《一品毒师》一品毒医 第155章 起死回生术 一品毒师Basher

发布时间:2019-12-03 08:35:40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懒回顾w 状态:已完结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一品毒师》的小说,是作者懒回顾w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静默片刻,慕云寒沉声问道:“您可知,起死回生术?” 白袍老者闻言,眉头微微一挑,淡笑着问道:“你回魔族,是为了找它?” 慕云寒凝身

一品毒师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一品毒师》在线阅读

《一品毒师》 免费试读


静默片刻,慕云寒沉声问道:“您可知,起死回生术?”

白袍老者闻言,眉头微微一挑,淡笑着问道:“你回魔族,是为了找它?”

慕云寒凝身而立,漆黑的双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,“未找。”

慕云寒回魔族,本是为了找记载起死回生术的书籍,不料,刚到魔族,便接到了慕云谣的传音。

起死回生术并非轻易便可查到,慕家的事情却急需解决。慕云寒稍作思索,便回了弦南城,打算日后有机会再回魔族。

白袍老者没有深究慕云寒的话,只是说道:“天地之大,起死回生术究竟有没有、可行不可行我不知晓。但我知道,它若存在,使用它的人必是逆天而行,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”

慕云寒听罢,不再多言,转身即离去。

白袍老者眸光微动,在慕云寒身后扬声说道:“找起死回生术做什么!想见哪个人,等到下辈子见不行吗?”

……

叶杳杳在慕家呆了几日,期间并没有人或事情找上门,叶杳杳也乐得自在,安安静静地修炼着。

隔壁的院子,却没这么安静了。

辛管事慵懒地斜倚在榻上,王药师倒了一杯茶,殷勤地递过去,堆着笑容说道:“辛管事,您是不知,隔壁新来了一个炼药师,这几天只是呆在院中,竟什么事也不做。”

辛管事约摸五十多岁,一张看起来有些狠毒、尖酸的脸上满是皱纹,她看了王药师一眼,毫不在意地说道:“是吗?你回头找些事给他做不就行了?”

“您是不知,他来的那天,管家便同我说过,那位炼药师身份特殊,他不必听您的管束,只需听家主的命令即可。平时也不用给慕家弟子炼丹,只需偶尔解决些棘手的问题便可。”

辛管事猛的坐起身,双眼微微眯起,冷声说道:“慕家哪一位炼药师不是归我管?管家莫不是弄错什么了。”

王药师接着说道:“那个炼药师,据说还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呢!”

“现在不用听您的管束,日后指不定对您颐气指使的!管事您就该在他出来乍到时,在他面前立个威!”

“哼,年纪这么小,炼药术又能有多好?在慕家的待遇,凭什么比管事您还要好?您在慕家呆了那么多年,如今可不能被一个牙都没长齐的小子压一头啊!”

王药师一副气愤的样子,心中却无比期待辛管事去找叶杳杳的麻烦。

他一个新来的小子,有什么本事,待遇竟比她这个在慕家呆了四五年的人还要好?

辛管事听到这儿,已经做不住了,冷着脸十分不高兴,起身看了一眼侧房中熟睡的孙女,随后便向外走去。

王药师连忙跟上。

辛管事边走边嘀咕道:“我倒要看看,这个新来的炼药师能有多厉害,还想爬到我头上来?哼,做梦!”

王药师连连跟声附和:“那可不!同是慕家的炼药师,凭什么他不用听您管束!”

“我倒要看看,他敢不敢不听我的!”辛管事不屑冷哼,“其他四位药师呢?你去把他们也叫过来!”

王药师心中一喜,殷勤地说道:“是,我这便去叫他们来。”

王药师暂时离开了,辛管事独自走到了叶杳杳的院子外,看了木门一眼,而后猛的推开。

《一品毒师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懒回顾w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慕云寒,慕家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懒回顾w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品毒师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慕云寒,慕家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一品毒师

作者:懒回顾w类型:仙侠奇缘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懒回顾w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慕云寒,慕家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懒回顾w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品毒师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慕云寒,慕家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