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唯愿与君长相依》唯愿与君不相识 小白文 唯愿与君长相依圣水

更新时间:2020-01-16 07:46:33

《唯愿与君长相依》唯愿与君不相识 小白文 唯愿与君长相依圣水 已完结

《唯愿与君长相依》

来源: 作者:渭城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傅青,夏涵

新书《唯愿与君长相依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渭城,主角傅青,夏涵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屋内很安静,傅青词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太子,他虽然虚弱,但呼吸平稳,悬着的心终于慢慢放了下来。 此次因皇帝病重,吃了许多药仍不见好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屋内很安静,傅青词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太子,他虽然虚弱,但呼吸平稳,悬着的心终于慢慢放了下来。

此次因皇帝病重,吃了许多药仍不见好转,所以傅青词和太子才一同出宫到隆福寺为皇帝祈福。隆福寺是有名的寺院,相传寺中曾出过一位得道高僧,惊才艳艳,慧智绝伦。每日冥思静坐参悟佛法,终有一日,领悟了涅槃奥妙,脚踏莲花,乘风而去。

龙福寺从此名扬天下,世人最喜拜佛求仙,龙福寺来往香客络绎不绝,香火便十分鼎盛。

傅青词对神灵一事原本并不十分信服,但皇帝病重,屡不见好转,她才不得已有此举动。原本她是不愿带太子出宫的,太子年幼又身份尊贵,不能有任何闪失,她不能让他冒这个险。可太子却坚持要跟随她一道去为皇帝祈福,还说这样才能显出诚意,让皇帝的病快些好起来。

傅青词看着年幼的太子真诚的小脸,和满心期待的眼神,还是心软了,又想到皇帝正在病重,把太子留在宫中无人看顾她也有些不太放心,便将他带了出来。没想到她的决定,却害他受了这么重的伤。

皇后已去,傅青词却没能好好保护弟弟,她心中满是自责,但这些都已无济于事。

她心中思忖,此次她是秘密出宫,究竟是谁走漏了风声,才是制造这次危机的关键所在。知道此事的人屈指可数,只有跟随她多年的几个亲信,他们都是皇后留下的人,绝不会泄漏她的行踪。

至于那些护卫也都是听命行事,在被抽调之前他们也并不知道要跟从谁,去哪里。所以,也不可能是他们。

想来想去,此事必须从微雨宫查起,她身边一定有别人安排的奸细。

在床边坐了许久,傅青词这才觉得有些口渴,她只顾担心弟弟安危,竟连一口水都未来的及喝。但此刻却不想有人打扰,她慢慢走到桌边,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掉的茶水,冰凉的茶水划入喉咙,傅青词脑中却突然闪过冰冷剑锋抵在脖颈上的感觉,那个放了她的黑衣人,又是谁呢?

傅青词能够确定,黑衣人应是看到她的玉佩才改变主意的。那么,是因为认出了她的身份而有所忌惮吗?不会,这想法刚一出现,便即刻被她否决。她的身份他应该早就清楚,即便事先不清楚,也不会对结果有什么改变,因为对于杀手来说,只有任务,没有身份。

看黑衣人后来的表现,分明是认识她的,傅青词用力搜索脑中识得的所有人,却对那个黑衣人毫无头绪。她还分明记得他白玉面具下那双眼睛,幽暗深邃,又仿如静夜微澜。

他听到她的话明明失望,却装作若无其事。

他翻身上马,毫不犹豫。

他说:“日后再见,两不相欠。”

那他们以前,相欠过吗?

“咚咚咚”,清晰的敲门声忽然响起,声音很大。同时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:“殿下,属下是夏涵”,随后门又被敲了几下,“殿下,您在里面吗?”

听到敲门声,傅青词才醒悟过来,夏涵应该是在外面等待多时了,许是见自己许久未有回应,担心之下才会敲门。

傅青词坐在桌边没动,淡淡道:“进来吧。”

房门应声被人从外面打开,走进一名身着绿色长裙,手拿长剑的女子。虽然有些风尘仆仆,但英姿飒爽,神采奕奕,端得是一副利落模样。

夏涵对傅青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,道:“属下来迟,望殿下恕罪”。

“免礼吧”,傅青词摆了摆手,“不怪你,此事是我考虑不周。”

夏涵抬头,眼中满是关切,问道:“殿下身体如何,可有受伤?”

听到她关心的话,傅青词难得露出几分欣慰,说道:“不必担心,本宫无妨。”

夏涵仿佛松了口气,转而又问:“殿下可曾想过,此次追杀究竟是何人所为?”

傅青词眸光幽幽,抿了一口冷茶,淡淡道:“左右不过是那些人罢了,只是需得查清是谁泄露了这次行踪,不管是谁的人,哪怕不即刻处置了,我们也要知道藏在身边的隙作是谁。”

夏涵脸色忽的一僵,嗫嚅道:“殿下,属下听闻殿下遇刺,第一时间便来相寻,同时命人将那天所有在册之人看管起来。”

“就在刚刚属下接到飞鸽传书,下面的人已经查出,那天确有一个婢女行迹可疑,被询问后又无法自圆其说。本已被控制起来,只等殿下回宫查问,谁知……”夏涵声音越发没底气,最后竟停住了,她抬头小心的看了看傅青词脸色。

傅青词并不接她话,只用凉凉的眼神看着她,如有实质的压迫感霎时袭来。

她平日对下人并不苛刻,只要不是太过严重的错误,譬如一些小错,还是温和宽容的,对待夏涵尤甚,只是此事关乎太子,傅青词的耐心便是有限。

夏涵不敢再吞吞吐吐,即便这事她办砸了,她也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:“刚刚收到的消息中说,那个被看管起来的婢女,已经死了。”

傅青词眉头一皱,她没想到对方下手竟如此之快,不过刚刚发现端倪,就干脆利落的斩断了所有可能的线索。

不过这也充分证明,她身边的确有内奸存在,傅青词叹了口气,说道:“本宫知道了,你暂且退下吧。”

夏涵见她一脸疲惫,又见她依旧穿着脏污的衣服,知她一路急行,还未来的及洗漱更衣,便建议道:“太子殿下如今已然平安,这里就由属下守着,殿下先去沐浴更衣吧。”

经夏涵一提醒,傅青词这才觉出乏累。她为躲避追杀奔逃了一天,昨晚又睡得甚是不好,听夏涵如此说,遂点头道:“好,那本宫便先去沐浴,你们好好守着太子。”

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
雨后的空气中带着泥土的清香,混合着花的香甜,让人闻之精神一振。傅青词洗漱完毕,独自站在窗前,看着不远处那些生长繁茂的绿柳,长长的枝条根根垂落,遥相呼应。

虽同出一辙,却都沿着各自的轨迹安静的垂着,互相之间没有倾压也没有干扰。

傅青词目光微微出神。人若是能如这些植物一般简单该有多好,可是这永远都不可能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,权利的顶端尤甚。身在皇族,权利的争斗从未停止过,很多事也避无可避,哪怕她从来不愿争斗,从来不喜权力,却要时时刻刻围绕着它。

她看似是高高在上,俯视众生的长公主,却不能行差踏错一步,否则便是万劫不复。

累,可是她却不能歇。

因着太子伤势不宜马上移动,回到皇宫已是五天后。京兆尹专门派人护送她们,一路浩浩荡荡的长队伍,再未出现差池。傅青词回到宫中,便着人暗中将身边的人一一调查一番,又将几个身份模棱两可的下人,统统找了缘由打发到别处,这才稍稍安了心。

已回宫半月,说也奇怪,自傅青词和太子从隆福寺回来后,皇帝的病竟然真的渐渐好转起来。这两日已经可以正常处理朝事,而且还特意来看过傅青词两次。

这次是皇帝第三次来,殿内的侍从已被傅青词遣出门外,屋中只有父女二人。皇帝真的老了,面上布满皱纹,此时正坐在傅青词面前,一贯威严的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,缓缓道:“青儿,父皇这次来是有事要和你商量。”

傅青词乖顺的坐在皇帝身边,也只有在皇帝面前她才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,而是一个依靠在父亲身边的女儿:“父皇,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,儿臣知道您都是为儿臣好。”

“哈哈,朕的女儿果然最懂朕心。”皇帝听了她的话十分开心,语气中都带了满满笑意。

笑罢,皇帝又沉声道:“上次你和睿儿在宫外遇刺,朕很忧心。是父皇不好,你母后走的早,朕不但没有保护好你们两个,还让你们陷入危险,朕愧对你母后啊。”

每每提到先皇后,皇帝总是难掩悲伤,他对皇后的深情,这些年傅青词都看在眼中。自皇后薨逝,皇帝很少临幸其它妃子,只一心将精力都放在国事上,为了推行新政,使百姓的生活更加安稳,他兢兢业业,常常批阅奏章到深夜。

如今看着头发已然白了大半的皇帝,傅青词心中酸涩不已。父皇老了,已经不是儿时记忆中那个无所不能的健壮男子了。

傅青词眉目低垂,敛去眸中的一抹黯然,故作轻松道:“父皇洪福齐天,有父皇庇护,儿臣和太子都很好。父皇不必担心,儿臣长大了,可以保护自己和太子,父皇可以宽心。”

凡事报喜不报忧,皇帝了解傅青词的性子,倔强又骄傲。

自太子入主东宫,这几年外界有意无意的刁难从未间断过,太子年幼,傅青词作为皇姐便承担起照顾皇弟的责任。太后不喜先皇后,说她媚主祸国,连带着她的两个孩子也不喜欢,她们暗地里更是受了不少委屈。

皇帝知道贸然把傅青睿立为太子有诸多不妥。一来他年纪尚幼,不懂权术人心。二来宫中没有母妃坐镇,难免孤立无援。三来,先皇后本性恬淡,并不想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,甚至连皇帝曾经多次意欲提拔她母家的想法,都被她拒绝了。只说自己已是皇后之尊,万不可再封赏母族,导致一家独大,以至遭人诟病,惹人非议。

然而,皇帝觉得自己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皇后的了。皇后匆匆离世,令他措手不及,他不知道还能给她什么,他只剩这至尊之位,他一定要将它传给她们的儿子。

皇帝念着皇后的嘱托,这些年来暗兵不动,并没有提拔皇后的母族。可这并没有让那些暗中觊

精彩评论:

这个作者(渭城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唯愿与君长相依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